关注赣海岭民网微博:
首页 - 娱乐 - 正文

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小镇少年的暑假,没有补习班

2019-09-09 15:4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阅读:726次
标签:a

“我是倒数第一,没戏。所以就在咱这儿报了一个‘协议班’。交3万8的学费,考不上全额退款,等于免费培训,积累积累考试经验呗;真考上了,不退学费,3万8买个幸运多值啊!”李建说。

2018年3月的一天晚上,我正在陪儿子玩,忽然收到短信息,“是张老师吗?我是徐斌呀。”

尖子需有很好的“顶功”——也就是俗称的倒立。倒立的最初感觉,是单纯的“重”——身体的力量全部压在手掌、手腕和手臂上,全身的血液都迅速往头部奔流——那种难以承受的重,让人只觉得头要爆。

入校那晚,妈妈在寝室里为我冲奶粉,我坐在床边呼吸着新的开水瓶木塞的味道,焦灼地等待着集体生活的第一晚。寝室不大,住了8个人,床与床之间只有摆放两个床头柜的距离。

秦大姐胆子大,拿了2张百元面值的“新货”去银行柜台存钱,结果虽然跟她期望的一样,但还是吃惊不小——“新货”居然连银行柜台的验钞机都能骗过去。看着存折上打印出来的“账户余额200元”墨色小字,秦大姐呆住了。

李丽又在我耳朵边唠叨着:“我就说吧,刺头不能留……还不是老样子。”

我不信自己能考上,没报班儿,也没正经复习。当然也没任何压力,只想给李建证明我真没这吃皇粮的命,要他死了这条心,别老拿公考来烦我。

小斌的朋友圈里每天都会晒出“合伙人”领钱的照片——当然我也是其中之一,不过我只推荐了阿d一个人,拿了提成50元,便无心于此了。

“读啊,谁说不读了,我读得挺好的。”刺头的表情像是还有点懵。

其实,养猪专业户温氏股份今年上半年也是靠着养家禽翻的身。温氏股份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养禽业务、金融投资业务获得较好的经营业绩,养猪业务小幅亏损,整体获得营业总收入304.35亿元,同比增长20.22%,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83亿元,同比上升50.76%。

“读啊,谁说不读了,我读得挺好的。”刺头的表情像是还有点懵。

可我是真不想这样做,但也没理由反驳,一时语塞,只能不停地说:“我,我,我……”这时,一直没讲话的老李发声了,“我看啊,食堂这事应该就是刺头带的头,但他身上毛病是有,但也不像小李小王说得那么夸张,还是有的救……”我感觉老李说出了我一直想说却说不出的话,使劲点着头。

正如李教练说的,这座城市的健身房倒闭潮还在继续,陆续又传闻有几家倒闭。

“到了之后,他们是如何被‘木墩儿’骗走钱的,秦大姐也没和我母亲说得太详细。不是她不肯说,而是无论是她还是富平,都没有完完全全讲清楚他们到这里以后发生的事情。”

秦大姐他们心里不约而同地大骂小武:一张百元面值的“新货”,小武居然要收50。

一直在那个豆腐作坊等到凌晨5点钟,送他们回火车站的车还没过来。实在熬不住了,就都躺下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富平是听到秦大姐的尖叫才醒过来。

“这样吧。”我躲开小贩要夺回充电宝的动作,“我50块买下这个充电宝,然后打电话给工商执法大队,我们就看看这里面到底是装了电池还是沙子。”说着,我又抬起手表看了看,“我们还有两个小时才上车,时间足够。”

作为职校的班主任,平日里最头疼的就是遇上那些喜欢挑战学校校纪校规的学生。但不管他们的结局如何,有所改变或是只能退学,身为职教老师,我们都在为学生付出着百分之百的努力。

我还有位朋友,短短两年亲历了3家健身房的倒闭,最终放弃了健身,没有选择像我和阿d一直坚持下来。按照他话来说:“经不起折腾了,心累了。”

下午第一节课,我特意占用了任课老师十分钟,跟学生讲这件事情。

我妈犹犹豫豫:“我就是给你问前程去的,他说……他说你没有当公务员的命,说你经商会很成功。你不听我劝坚持考试,我怕告诉你你也不信邪,反倒给你添堵。”

1991年底,正值这个南方小城最潮湿阴冷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穿着单薄的秋衣练功,手指上的冻疮磨破了,黄水涌出来,又痒又痛。这时,从上海传来一个令所有人振奋的消息——次年开春,日本长崎“豪斯登堡”(

在现实中,相差十岁的姐弟恋也不常见。一项全国性的抽样调查显示,虽然姐弟恋呈现增加的趋势,超过一半姐弟恋的年龄差都在3岁范围以内,超过5岁就比较少见了。[1]没有人能永远年轻,萧亚轩的男朋友可以。没有人能永远不会变老,小李子的女朋友可以。

1893年7月4日那天,霍姆斯又带着威廉姆斯姐妹去看了世博会晚上9点的烟花表演,回到莱特伍德大道一二二〇号楼上的公寓,霍姆斯又向姐妹俩提出了一个慷慨得出奇的邀请。

也许我的祈求感动了上苍,李建笔试、面试均为第一,由无编制的报社记者变身为公务员。

在日本长崎那座充满浓郁的欧洲风情的休闲度假主题公园里留下的记忆,值得我珍藏一生。

2017年整年和2018年上半年,3次公考,任李建如何游说,我坚持不与“命”争,丝毫不动报考之念,反而在工作之余,到处考察经商项目:今天想开面条馆,明天想开烤肉店儿,后天想去卖馄饨。

在乡镇成长的人能辨识很多可食用的昆虫,比如龙眼树上的龙眼鸡,可生吃可油炸。

事后,书记对我说:“我这是为你好。你没有编制,你借到哪里都是给人家白干活,慢慢就会觉得自己低人一等。”见我神情黯然,她又说:“你不要安于现状,更不能听信算卦的胡诌八咧,接着考公务员吧。”

可是仔细回味大仙儿的话,我心里却越发茫然:“适合经商?那我现在的社区工作岂不也是在浪费青春?”

最惨莫过于小斌他们那群销售,辛辛苦苦做了一年多,到头来被老板欠薪不说,还把自己的人脉关系给毁了。小斌说,他被欠了数月工资,将近1万元,而且还不断被个别会员骚扰,要求他退钱。

出校门没走出几十米,手上已被塞了好几张健身房的宣传册。这些销售如出一辙,都是拽着人说不停,死乞白赖地求加微信,嘴上各种优惠活动也是纷至沓来,各说各家的好——“年度最低价只要699,双人报名还可以减100”,“交100顶1000”……

--- 易车网首页
标签:a

娱乐头条

热点推荐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赣海岭民网立场无关。赣海岭民网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赣海岭民网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